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国学新闻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时间:2020-12-19 13:03:55   作者:北大国学班   来源:pkuguoxue.net   阅读:5508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霜降,履霜。 钟撞鼓伐,衡门游息,杲 杲秋阳洒遍蒙城县庄子祠堂。 当此之际,竹山书院、脩立书院学人并四方佳士九十余人,集于 庄公堂前,身心庄敬,恭肃礼拜。  岁岁霜降,布衣履礼,鼓盆于蒙涡之畔,秋水时照,旋面自诚。况庚子大疫,民生多艰。祭义云:霜露既降,君子履......

霜降,履霜。 钟撞鼓伐,衡门游息,杲 杲秋阳洒遍蒙城县庄子祠堂。 当此之际,竹山书院、脩立书院学人并四方佳士九十余人,集于 庄公堂前,身心庄敬,恭肃礼拜。

  岁岁霜降,布衣履礼,鼓盆于蒙涡之畔,秋水时照,旋面自诚。况庚子大疫,民生多艰。祭义云:霜露既降,君子履之,必有凄怆之心,非其寒之谓也。惟诚惟敬,反求诸身。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自2012年恢复布衣祭庄之初,祭祀就包含: 讲学、论坛、雅集、茶会等一系列活动。 它不单单只是一个祭典,愧乎道德,依仁游艺。 连犿无际,归宗为一。

  祭岂外哉? 皆生命庄严之外显。有朴茂 庄严之人,才有威仪赫赫之礼。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▲ 《庄子·则阳》讲学(蒙城图书馆)

  (10月19日晚间——21日上午)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▲ 『君子履霜』嘉宾论坛(图书馆、庄子祠)

  (10月21日下午——22日上午)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▲ 『君子履霜』布衣弦歌会(蒙城图书馆)

  (10月21日晚)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▲ 『此予宅也』茶香雅会(蒙城庄子祠)

  (10月22日上午)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『宇泰天光』 朝彻早祭

  (10月23日凌晨)

  是日,晨光熹微之中,乐奏洞庭之曲。 连山先生、闻中先生、行其庭先生三位献官携与祭者众, 香炉乍燃,祭牌静立, 趋步进入庄子祠内。其牌曰: “尊天下”,“尊物”,“尊生”,“朝徹”,“见独”,“无古今”与祭坛中间“不死不生”祭牌合为“为学进路”七个层次。 此七层,取意于《庄子·大宗师 》。亦步亦趋,行至庄公堂上,一一释奠于其前。靠近的不是与庄公其人的千岁之隔,而是同自身庄严的旦暮之遇。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奠牌既毕,乃献五供。复奏以委蛇之曲。目知穷乎所欲见,力屈乎所欲逐,故有五供。五供之备: 香、茶、花、玄酒、五谷之供,五赞之设: 香、茶、花、 玄 酒 、五谷之赞。林林总总,梦梦觉觉,寓言于物, 言默不足以载。 非言非默,议有所极。 议有所极,托诸五供。无非假庄子之名,于自己印心,孰肯以物为事?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榣山琴院刘云欢先生,一曲忆故人,尊身复 道存。其音 舒缓散淡,哀而不伤。 曲中无限意,当此天人共际,存守先待后之志。 当此之际,音声飘荡,蝴蝶上下翩飞; 树荫投隙,古今上下一如。 祭庄之礼,主其礼敬! 一贯惟诚主于敬,万几无旷本诸身。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俄而,乐奏无接之曲:舞剑气,歌清音。 文武伦经,阴阳调和。 顺之以天理,应之以自然。 剑事或缓或急。 急缓之中,威仪赫赫, 恭俭庄敬。是《庄子·说剑》篇所云: 夫为剑者,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后之以发,先之以至 。 行止之中,其卒无尾,其来无首。即首即尾, 均 不失礼序。 安立定气,剑事毕奏, 乃起清音: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清音组17人,分至两列。 鼓盆而歌,以“姑射山,杳然岸,神人居焉”为起,以“人心自在,旋目自视是庄生”为终。庄公不可见也,见之在人, 散诸万物 ,中通为一 。一切有形无形,无不是道的化生和起止。 于讴吟诵,击节而歌,清音一曲歌庄子。而庄子者,即是一曲灵魂的清音,涤除玄鉴,阅之众甫。 《庄子·至乐》中:庄子妻死,惠子吊之,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。是以大化周流,一体无休。

  庄子曾自 诩 为剑客, 亦曾 以鼓盆为祭礼。 依所言而行,依所行而言,有真意存于其中。 礼乐之间, 化民成俗 ,庶几为庄公所期。

  随后主祭面南华真人庄子而立,恭诵《祭文》:

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 | 庚子年祭庄大典礼成

  维庚子年丙戌月己亥日霜降,歙县竹山书院、泾县修立书院学人,并四方佳士九十余人,集于蒙城庄子祠堂。谨以清酒庶羞,恭祭博大真人庄子。不腆之诚,庶为歆鉴。因以歌曰:

  呜呼庄公,彼已归真。嗟尔来者,我且为人。寄语则阳,佞人辜人。托言柏矩,号天哭民。

  十万文字,句句不忍。哀哉人耳,失性亡神。欲恶之孽,萑苇蒹葭。并溃漏发,毁丧天真。

  君不见役人者:匿为物而愚不识,大为难而罪不敢,重为任而罚不胜,远其途而诛不至。人不得践其形,心不能明其光。

  斗筲之徒,触蛮之氏。汲汲得失,相争相杀。日出多伪,安取不伪。上下交争,而至于天下道裂者,于谁为责!

  呜呼,庄公!世有大疑,胡为大方?

  敬奠式告小子连山叩首

  祭文宣读完毕,现场祭众与观礼者致礼先贤庄子。 在拜—兴—拜—兴的四次揖礼之中,礼拜先贤庄周,礼敬人心庄敬,礼请世风庄严。 最后随着司礼者高唱——【归藏】,逍遥堂的大门徐徐闭上。 至此,钟鼓齐鸣,庚子年布衣祭庄大典圆满礼成。

  神何由降,明何由居? 神明非外,乃人人之朗耀心光,尘尽光生,慎守勿失。 如此,祭祀便有了意义。 祭祀云云,当知不是为了庄子, 乃是祝祷内在之神明, 期待人心的归位。

  庚子大 疫,不惑者存。在当代祭祀庄子,非囿于一家之辩, 实乃共期道统之回归,愿人心庄敬,生命庄严,世风庄重。天得其清,地得其宁,百物阜昌,各得所宜。

  图文:庚子祭庄组委会·庄班学人


上一篇:《红楼梦》中的器乐文化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评论

北大国学|北京大学国学班|北大国学培训班|北大国学总裁班 版权所有

地址:北京市 海淀区 颐和园路 5号 北京大学 电话:13488893598 

Powered by OTCMS V5.36